首页 »

当莎士比亚的《仲夏夜之梦》说沪语……(内有福利)

2019/10/10 0:37:40

当莎士比亚的《仲夏夜之梦》说沪语……(内有福利)

 

5月21日,上海滑稽剧团首次携手英国TNT剧院艺术总监保罗·斯特宾,合作推出《仲夏夜之梦》并在上海兰心大戏院首演。这是上海滑稽剧团史上第一次与外国导演的合作。

 

保罗·斯特宾作品曾在世界各地超过30个国家巡回演出。他强调,这一版《仲夏夜之梦》有别于他从前指导的任何版本,加入上海话不仅是特色之一,也是中国传统艺术与英国传统戏剧的融合与碰撞。

 

剧组紧张排练

 

为此,上海滑稽剧团也开展有史以来第一次全国规模的选角。国家一级演员钱程和90后新秀何佳毅、张彤、阮继凯、程懿以及团外演员共同演绎这部经典莎翁喜剧。斯特宾十分重视演员们的肢体表达,要求多位演员一人分饰多角,用肢体去表现情绪、体现角色,而不是僵硬地通过背台词来进行表演。

 

戏曲里常见的中国民乐乐器二胡、笛子被搬上舞台,两位民乐演奏员陈琦、孙梦将以角色身份融入剧情中。并且,民乐成为推动剧情发展的一个重要元素。

 

剧中,雅典部分的演员并没有穿古希腊人装束,而是以军戎风格呈现。当他们进入森林时,军戎服装让整个“梦境”带有一种探险的意味。森林部分中,纵向流动的线条、肌理感面料模拟树木和花朵的造型,模糊时代特征。 “迷彩伪装网”营造森林的感觉,移动屏风增加表演的灵动性,各种屏风组合表明森林里不同的场景区域,空中垂下的灯泡忽亮忽暗,表现戏中魔幻、神秘的感觉。

 

著名滑稽演员钱程担任重要角色

 

对话导演保罗·斯特宾

 

问:如何调和东、西方戏剧的不同之处并最终在舞台上呈现?

答:传统的东方戏剧和西方戏剧的形式是十分相似的,例如希腊悲剧和中国戏剧,它们都有音乐、诗歌和动作。因此,我只是回到了一种共通的语言上。

 

问:《仲夏夜之梦》有许多版本,这次与以前版本有何不同?

答:它探究作品的原意,而不是强加自己的阐释。我们努力将这个复杂的剧作讲清楚。从我第一次导演《仲夏夜之梦》至今,已有14年了,我开始对这部剧有点了解。这是一个奇幻故事,它没有来源,莎士比亚自己构思出了这个故事。我们努力将故事中的人间、仙界进行协调。有许多版本着重于其中一个元素,有的舍弃了魔法部分。

 

问:在现代语境下,莎士比亚作品再创作时会遇到什么困难?

答:有时候需要将剧本做一些改变,这并不是要重写莎士比亚作品,而是将它重新编辑,把故事讲得更清楚。我在欧美亚等四个洲导演过莎士比亚剧作,所到之处,观众都觉得这些剧作是现代的。莎士比亚大多数作品,没有将故事设置在一个特定的场所。《仲夏夜之梦》也是如此,它并不一定发生在古代雅典,只是采用了当时的一些名字。莎士比亚将它们写得很抽象,因此任何文化都能够对此进行处理。这也是莎士比亚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如此受欢迎,并且越来越受欢迎的原因。这一次,我们将会把精灵们做得很有上海特点。

 

问:你对上海滑稽戏是否了解?

答:我读过一些相关的内容,我认为滑稽戏十分有趣,是集合了喜剧、舞蹈、歌曲的戏剧。看上海滑稽剧团的作品,发现它们与TNT的作品有许多联系。例如处理喜剧的严肃方式。喜剧是十分严肃的,尽管获得了观众的笑声,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轻松的。动物也会哭,也会表达痛苦,但只有人会笑。笑声将我们与动物区分开来。悲剧确实很有力量,但是喜剧更为独特。

 

问:你如何和擅长滑稽戏的演员磨合?

答:我就当他们的导演。我对于与不同文化的舞台合作十分熟悉。今年我在西班牙和法国都导演了剧目。这是我的第三部中文作品了,其中加了一些上海话。我认为戏剧就是一门语言,只要我正确地理解了这出戏剧,与中国演员交流就不困难。我有时候甚至都忘了我不说英文……呃……他们不说英文。导演必须对剧本非常熟悉。我就很熟悉,这已经是我第四次执导《仲夏夜之梦》了,我不觉得有问题。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合作有挑战,也很有趣。

 

问:你会在这个版本中加入滑稽戏的元素吗?

答:首先我们必须定义滑稽戏元素是什么。最重要的是,抓住时间点与观众的交流。人与人之间的相似之处比大家想象的多。中国人和英国人或德国人不一样?这是不对的,我们非常非常相似。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,我们能够理解同一个笑话。一个笑话仅在一个文化中好笑的情况很少见。我的剧组在巡演的时候,我们并没有依照当地文化改动笑点。只要一个戏剧是有感染力的,或是好笑的,或两者兼而有之,那么它在每个文化中都是成功的。我们不应该过多考虑国籍,这并不重要。

 

导演强调演员肢体动作

 

转发福利:转发本文,截图发送dawutai@foxmail.com,有机会获得《仲夏夜之梦》戏票,现场品评上海滑稽剧团与英国名导如何“火星撞地球”。

 

上海滑稽剧团《仲夏夜之梦》

时间:5月21日至27日

地点:上海兰心大戏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