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孟京辉这次又跟“疯子”杠上了

2019/9/11 18:41:39

孟京辉这次又跟“疯子”杠上了

一直以来,疯人院和疯子,一直是荒诞主义戏剧经常使用的场景和角色。看似离经叛道、逻辑混乱的言行,不经意间倒是能道出社会的真相。最近在艺海剧院上演的孟京辉年度新剧《他有两把左轮手枪和黑白相间的眼睛》,又一次把疯人院半真半假、半痴半颠的场景搬上舞台。这大概也是继《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》之后,孟京辉再一次让疯子成为舞台的主角。

这也并非巧合,事实上这两部戏同样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、意大利文学家达里奥·福的作品。达里奥·福在艺术上大胆摒弃正统戏剧的规范,借鉴民族戏剧传统,继承了中世纪喜剧演员的精神。1997年,达里奥·福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诺贝尔奖文学奖委员会评价他:“擅长以中世纪弄臣的方法来痛斥当权者,进而维护受压迫者的尊严”,他的作品“同时具有逗人发笑,引人入胜并为读者提供多种视角的力量”。

这样的评价用于这部戏,基本上也完全适用。

 

1、飞越疯人院

 

故事开始于一家精神病院,两个外貌神似、性格却截然不同的人,被阴差阳错地搞混了。在分辨“真假乔瓦尼”的过程中,发生了一系列的荒诞事件。由视觉艺术家张武、王琦联袂打造的“疯人院”,两侧摆放的冰冷的病床、演员们穿着的黑白两色的制服、挂在墙壁上巨大的钟表、随时变换的诡秘光线,一家怪诞不经的精神病院真实地立于舞台之上。

戏剧的开场是一场医生对精神病患者的例行检查,可是从现场的混乱程度而言,几乎分不清谁是医生谁是疯子,亦或是这样的“检查”压根就是疯子间一场自娱自乐的游戏?而后就是两个“乔瓦尼”和他可怜的妻子路易莎的出场。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舞台上所有演员的表演都非常到位。一人分饰两个“乔瓦尼”的男主角,可以几秒钟之内在两个性格、姿态完全不同的“乔瓦尼”自如切换;妻子“路易莎”,则通过大量夸张的肢体语言,表现了一个受害女性的单纯和痴情;剧中密集出现的大量舞蹈、即兴演唱更是对所有表演者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。

如果说这部戏的剧本是改编的,那么孟京辉创造性的解构与重构,和演员们以扎实基本功进行的表演和诠释,已经是一次精彩的“再创作”。

 

2、阿基里斯与龟

 

当然,从本质而言,达里奥·福的戏是一出逗人笑的戏剧。只是在“喜剧”、“都市白领话剧”、“春晚小品”傻傻分不清;每天都有一百个新段子出现在网上的当下,究竟用什么去衡量一部喜剧的水平高下?

这部戏的后半部分,“小偷乔瓦尼”用左轮手枪谋杀了另一个善良的乔瓦尼后,率领一众小偷“罢工”,进而要求承认小偷群体的合法性。这看似荒诞不经的论调,经过“严密”的逻辑推演之后,看上去似乎也无懈可击。这让人不由想到古希腊的诡辩术,阿基里斯永远追不上的乌龟,或是飞矢不动,不同的是,荒诞戏剧的最终指向,还是现实:人性的可笑、残酷;资本主义官僚的无能和罪恶;以及只露出一丝微曦即被损毁的爱情。

如果要说这部戏有什么缺点的话,那大概就是剧名太长,不具有传播度吧。

 


图片摄影:张春海 海沙尔

编辑邮箱:48056615@qq.com